重生妖女策天下

会云珠

首页 >> 重生妖女策天下 >> 重生妖女策天下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回到古代当兽医 山河债 以嫡为贵 东陵帝凰 医妃惊世 悍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不停 丧尸不修仙 闺范 幺女 九全十美
重生妖女策天下 会云珠 - 重生妖女策天下全文阅读 - 重生妖女策天下txt下载 - 重生妖女策天下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663章 【全文完】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薛玉山脚尖一点重新飞掠到擂台上,开口道:“沐小二,你再不救你大哥,他可就要撒手人寰了。”

“你个混蛋,还不赶快拿出解药!”沐初怒斥道。

薛玉山耸耸肩,摊摊手,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开口道:“这是噬心蛊,我哪里有什么解药!”

不等沐初再开口辱骂,薛玉山便继续道:“不过你也不用着急,这解药我虽然没有,可也并不难寻,需要真心爱他的女子,献出一点心头血便能解蛊。”

心头血?!

沐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墨寻伊。

心头取血,那可是九死一生啊!

墨寻伊也转头看向沐初的方向,但是她看的不是沐初,而是沐云。

墨寻伊开口问道:“你需要我的心头血吗?”

墨寻伊的语气太平淡了,似乎没有任何情绪,听的沐云心里咯噔一下。短暂的失神之后,沐云连忙开口道:“不,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寻伊,别听他的。”

墨寻伊苦笑了一下,事到如今,他竟然还在演戏。

本以为爱一个人,可以遮风挡雨。

去不曾想,原来风风雨雨,都是他带来的。

墨寻伊转头看向沐怀卿所坐的位置,那个叫做小一的婢女立刻心领神会,刷的一下飞身而上,毫不费力的夺下了沐怀卿手中的佩剑,那个佩剑,正是尚未出鞘的寒渊剑。

看到小一拿回了寒渊剑,沐云的心开始往下沉。

难道说她……她已经知道了?

墨寻伊拿着寒渊剑,看向沐云,开口道:“我听到了老王和薛玉山的对话,我本想一走了之,可我实在好奇,你千方百计让我爱上你,究竟是为什么。所以我选择回到天曌神教总坛,去查询原因。”

经过三日的时间墨寻伊得知,原来这一柄寒渊剑,从未出鞘,而江湖上有传言……

想要寒渊剑出鞘,需要持剑者冷血无情,还需要真心爱慕他的人献出心头血来祭剑。

所以沐云从一开始,目的就不在武林盟主,更加不在迎娶墨寻伊,而是在操控寒渊剑。

沐初震惊的听着这一切,他简直难以相信墨寻伊说的这些话,他的大哥……他大哥怎么可能是这么一个心思诡谲,心狠手辣的人?

沐云被当中拆穿了目的,并没有显得太过于尴尬,反而整个人愈发阴沉冷静了下来。

他缓缓从衣襟儿逃出一颗解药,吞服之后,哇的一声吐出了蛊虫。

他这种举动,已经在向所有人证明,墨寻伊的话是真的。

沐云站起身,面对墨寻伊。

沐初见状连忙拉住沐云的手臂,开口道:“大哥你要做什么!”

沐云手臂轻轻一抖,沐初瞬间被他抛下了擂台,武功之高,内功之深厚,竟是让在场所有人都看不透了。

薛玉山见状,差点吓得屁滚尿流,这样强大的沐云,哪里是他能打得过的,原来沐云一直以来都在隐藏自己的真正实力。

薛玉山小心翼翼的后退再后退,不着痕迹的离开了木台。

墨寻伊身旁的四个婢女连忙围上来,可是沐云却不费吹灰之力将四人都打退了。

不过片刻的功夫,整个木台上,便只剩下墨寻伊和沐云二人了。

从始至终,墨寻伊都平静的看着沐云,没有半点紧张和害怕。

沐云缓缓走向墨寻伊,伸出手:“把寒渊剑给我。”

墨寻伊没有给他,只是淡淡问道:“你要亲自取我的心头血么?”

沐云沉默片刻,似乎在思考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寻伊,我会护你一生一世,阿初医术极好,绝对不会让你死。你既然爱我,帮我一次可好?”

墨寻伊的心,彻底的凉了。

她将手上的寒渊剑放在了沐云的手上。

冷笑着开口道:“想取我心头血?可以,你自己来,就用它!带着剑鞘刺入我的身体。若你能取到我心头血,我墨寻伊既往不咎,嫁你为妻,甚至可以让整个天曌神教,归顺于凌云山庄。可你若取不到。我会杀了你。如何?”

此话何意?

沐云有些听不懂,疑惑道:“你想跟我打?你觉得,你打得过我?”

墨寻伊摇头,伸手指向自己心脏的位置,开口道:“我不跟你打,我也不躲,来吧沐云,做你想做的事,做一个坦荡的人。”

沐云吞了吞口水,缓缓举起尚未出窍的寒渊剑。

沐初见状猛地往木台上冲:“不要,大哥,不要,不要啊!不要伤害寻伊,不要伤害寻伊!”

然而沐云只一个眼神,沐初便被凌云山庄的侍卫控制住了。无论怎么挣扎也爬不上木台。

沐云转过头继续看墨寻伊,他虽然听不懂墨寻伊那些话,更加不明白她为何要这么做。可他对自己的感觉还是有信心的。

他相信即便是墨寻伊现在恨他欺骗,但是心中对他的爱绝对不会作假。

所以只要他将寒渊刺入她的身体,一定能让寒渊出窍。

沐云深吸一口气,当即不再犹豫,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手持着尚未出窍的寒渊刺向了墨寻伊的胸口!

墨寻伊不着痕迹的脱下了金鲛鳞甲,那金鲛鳞甲落入她手心里化作一个金色的珍珠。

在这一刻,她似乎听到了沐初撕心裂肺的制止声,也听到了台下心善之人的阻拦声,甚至看到了沐怀卿有些不忍的眼神。

就连沐云眼中,都闪过一抹迟疑。

可是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墨寻伊其实比任何人都希望,手持寒渊的沐云,能将那柄长剑刺入的她的胸口。

是的,她希望寒渊能刺进来。可她并不是想寻死,而是……

“啊——”众人发出一声惊呼。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那寒渊剑明明已经抵在了墨寻伊的胸口上,却只能刺破她的衣衫,没办法透入皮肉半分。

这是怎么回事?!

“妖女……她果然是妖女啊!”不知台下是谁忽然惊呼了一声,顿时引起了众人的共鸣。

没错,她就是妖女,如果不是妖女怎么会刀枪不入?

以沐云的武功,怎么可能一剑无法刺穿她?

“妖女,她是妖女啊,沐少主,杀了她,杀了她!”台下有人开始喊打喊杀。

“没错,沐少主,杀了她为武林除害!”

“杀了她,你就是我们的武林盟主!”

“杀了她!”

“杀了她!”

沐云对众人的喊声充耳不闻,他满心满眼都是眼前难以解释的一幕。

他刚刚虽然没有竭尽全力,却也用了一成功力,怎么可能刺不穿?莫不是她身上穿了什么护甲,可以刀枪不入?

想到这里,沐云持剑手一抖,墨寻伊胸口的衣服被他的剑气斩碎,露出了最里面一件鹅黄色的小衣。

墨寻伊低头看看胸前碗大的缺口,心中竟然不觉得狼狈和难过。

或许此时此刻,已经没有比寒渊剑无法刺穿她这件事,更让她难过了!

看到墨寻伊衣服里面并没有什么防御的装备,沐云心中更是惊愕,可事到如今了,他如何还有退路,他今日一定要取到她的心头血。

沐云厉声道:“你不要用内力抵抗了,我不想伤你。”

墨寻伊只苦笑着看着沐云,没有开口应声。

沐云把心一横,收回长剑,挽了一个剑花,用了三成的力道刺向墨寻伊的胸口。

咔!长剑仿佛被什么无形的屏障挡住了一般,仍旧是看看卡在了墨寻伊的身上,无法入她皮肉半分。

“天啊!妖孽!妖孽!”台下又是阵阵的惊呼声。

沐云被一连两次的打击,刺红了双眼,无论如何他今日也要取到墨寻伊的心头血。

沐云收剑,反身再刺,这一次他用了五成的力道。

可长剑仍旧无法刺入墨寻伊的身体。

五成不行七成,七成不行九成,九成不行,沐云最后一件直接用了十成的功力。

雄浑的内力,呈排山倒海之势袭向墨寻伊。

没有武功的墨寻伊感觉自己全身都被压迫的快要粉碎了。

她无法正常呼吸,无法动弹半分,甚至连眨眼这种细微的动作,都做不到。

此时此刻的沐云,对她动了杀念,而且毫不犹豫。

墨寻伊终究还是哭了,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脸颊,沿着她倔强的下颚,滴落在那再次堪堪停在她胸口前面的寒渊剑上。

眼泪落在剑鞘上,被剑鞘一分为二,吧嗒两声,落在了地面上,碎成若干。

就好像她的心一样,摔的粉碎。

感受到周遭的真气渐渐散去,墨寻伊全身松懈下来,她又可以呼吸,可以说话了。

她抬头看着双目赤红,几近疯魔的沐云,开口讥诮一笑:“怎么,大公子取不到我的心头血么?”

沐云咬牙切齿的看向墨寻伊,怒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浑然不动,抗住他全力一击。

墨寻伊双眼含泪笑望着他,那种表情让沐云心里没来由的难受。

墨寻伊淡淡开口道:“我是什么人?我不过就是你不爱的人啊!”

这是什么意思?

沐云疑惑的看着墨寻伊,用眼神询问答案。

墨寻伊伸手握住抵住她胸口的寒渊剑,苦笑着说道:“大公子的消息错了,所谓手持寒渊剑者,需冷血无情,是错的。它要的是绝情,而不是无情。寒渊需要它的主人,至情至性,至深至重的,爱上一个人,然后再手持寒渊,杀了自己心爱的人,才能做到绝情,才能让寒渊出鞘。沐云……你从不曾爱过我,你又如何能将它刺入我胸口呢。是不是很可笑,倘若你对我有半点真心,你都会达成所愿。”

沐云震惊的听着这一切,这与他所知截然不同。

不是要圣女爱上他才可以么?不是要圣女主动献出心头血才可以么?为何还要他动心?

这寒渊剑,为何会有如此残忍的规则。

墨寻伊趁着沐云震惊走神的功夫,一把夺下了寒渊剑,反手握住剑柄直指沐云。

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下,墨寻伊淡淡开口道:“接下来,轮到我了!”

沐云震惊的看着墨寻伊,这才猛然回过神来。

是啊,墨寻伊爱他,所以墨寻伊可以轻易用寒渊剑刺入自己心爱的人,墨寻伊才是可以让寒渊出鞘的人,墨寻伊才是寒渊剑命中注定的主人,原来是这样吗?!

墨寻伊持剑的手很稳,没有半点颤抖,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一点都不平静。

她不知道这一剑能不能刺入沐云的身体,她甚至不想这么做。

可是她却又控制不住自己,想去求证自己的内心。

他不爱她,毋庸置疑。

那么她呢?她到底爱不爱他……

墨寻伊咬了咬牙,把心一横,举剑刺向沐云。

这一剑,夹杂着她的愤怒和不甘,裹挟着她的迷茫和坚持。

她希望这一剑刺进去,证明自己的内心从未动摇的深爱着沐云初,也就是转世为人的沐云。

她也希望这一剑刺不进去,从而证明她自己的真情实意,根本经不起背叛和算计的磋磨,或许轻轻一碰那真情就烟消云散了。若能如此,便是给自己几千年的坚持画上一个句号。

墨寻伊朗声道:“你不是想让寒渊出鞘么,那么……我来成全你!”

话音一落,墨寻伊便用尽全身力气,刺向沐云,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沐云身上,凝视着寒渊剑的动向,想知道寒渊剑是否真的会就此出鞘。

然而就在长剑即将刺入沐云的身体时,一道白色的身影,冲上来,双臂展开挡在了沐云面前。

那人大喊道:“不要杀我大哥!”竟然是沐初。

墨寻伊手持的寒渊剑,堪堪停在了沐初的胸口处,她刺不进去了。

沐初低头看向无法深入自己胸口的长剑,忍不住露出和墨寻伊如出一辙的苦笑。

寻伊不爱他,所以寒渊刺不进来……

寒渊没有刺入他的胸口,他似乎听到周遭的人都松了口气,可是没有人知道,他有多麽希望,墨寻伊手持的寒渊剑,能将他一剑穿胸啊。

若是她能杀了他,至少证明她爱他不是吗?

只可惜……

沐云在这短暂的变故中回过神来,看到挡在自己身前的弟弟,沐云心中猛地生出一个可怕而迫切的想法。

就在墨寻伊和沐初都有些愣神的时候,沐云大手一吸,寒渊剑嗖的一下脱离了墨寻伊的手掌,直接被沐云吸到手上。

沐云反手就将寒渊放在了沐初的手里,而他则是手握着沐初的手,让他牢牢攥着寒渊剑,强迫沐初,顺着他的力道,刺向了墨寻伊。

他不爱墨寻伊没关系,可是沐初爱她啊,既然沐初爱她,那沐初一定能将她一剑穿胸。

变故发生的太快,无论是沉浸在自己悲伤中的沐初,还是震惊在沐云行为中的墨寻伊,都没能反应过来。

就连周遭的人群,也没想到沐云竟然能做到这一步,利用自己的弟弟,去杀墨寻伊。

噗呲一声!

是皮肉撕裂的声音。

“寻伊——寻伊——”歇斯底里的哭喊,是沐初抗拒的声音。

嗡嗡!

是寒渊剑悲鸣的声音。

“噗!”墨寻伊一大口鲜血吐出来,撒满了寒渊剑的剑鞘。

原来沐初是真的爱她,所以才能伤她!

沐初使出全身利器挣脱了沐云的桎梏,一个箭步冲上前抱住了摇摇欲坠的墨寻伊。

沐云则是反手便握住还插在墨寻伊身上的寒渊剑。

仓朗朗一声过后,寒渊剑,终于出鞘了。

一柄寒光乍现的宝剑呈现在众人眼中,整个剑身萦绕着冰蓝的光晕。

沐云着魔一般端详着寒渊剑。

他口中忍不住喃喃道:“得寒渊者,得天下,得寒渊者得天下!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来他早已经志不在武林盟主,他要的是万里江山!

所有人都惊愕的不敢大口喘息,此时此刻的沐云,实在是太可怕了。

身受重伤的墨寻伊,看着忍不住开始兴奋的沐云,露出了一抹讥诮的笑意,只是她这一笑,便又是一大口鲜血喷洒而出。

沐云的余光看到墨寻伊的笑容,忍不住有几分忐忑的质问:“你笑什么?!”

不等墨寻伊回答,沐初已经怒喊道:“大哥!够了!你已经得偿所愿了,你还想做什么?亲人,朋友,爱人,你通通可以利用,这还是我认识的大哥吗?!”

面对自己弟弟的质问,沐云有短暂一瞬的尴尬,然而那一点点尴尬,在他的野心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他没有回答沐初的话,只是眼神探究的看向墨寻伊。

墨寻伊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温度和血液都在飞速的流失,仿佛那还插在她身上的剑鞘在拼命吞噬她的血液。

墨寻伊嘴角噙着笑看向沐云,语气淡淡的开口道:“你对寒渊剑,了解太少了。”

沐云脸色一凛:“你什么意思?!”

墨寻伊缓缓抬头看向天空,感觉天似乎要塌陷一般,竟然离她越来越近,仿佛伸手便能摘星取月。

墨寻伊明白,她要死了,这平凡的一生,如此短暂,却五味杂陈。

原来他不爱她,便是生生世世,怎样都不会爱她啊!

墨寻伊开口回应沐浴你的话:“寒渊出鞘,见血方归,你以为你得到了至宝,其实你打开了一场浩劫……”

几乎是墨寻伊话音一落,寒渊剑便嗖的一下飞离了沐云的手心。

长剑势如破竹冲入人群,以一种肉眼完全不能捕捉的速度,收割着所有人的性命。

“啊!”

“天啊!”

“杀人啦!”

“救命啊!快跑啊!”

整个场面顿时乱作一团,所有人都仓皇逃窜。

然而那寒渊剑就像有了自主的意识一般,没有放过它所见到的任何一个生命。

直到寒渊剑割破了沐怀卿的喉咙,让沐怀卿血溅当场的时候,沐云和沐初才大梦初醒一般,冲向沐怀卿。

“爹!”

“爹爹!”

沐初去扶住沐怀卿,而沐云则是去抓飞舞穿梭的寒渊剑。

然而沐云自诩武功深不可测,却连寒渊的边儿也碰不到。

眼看着寒渊剑将所有人都一一斩杀,只留下满目鲜红。

墨寻伊闭上眼的最后一瞬,看到的便是寒渊刺向沐初的那一瞬。

她看到寒渊刺向沐初的背心处,看到沐云奋不顾身将沐初护在身后,看到那一柄长剑,穿透沐云的身体,也穿过了沐初的心脏。

兄弟二人,竟无一人幸免。

恍惚之中,墨寻伊感觉自己有些眼花了,因为她竟然看到,两个人的身影似乎有些重合。

周遭的惨叫声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墨寻伊有些熟悉的环佩叮当。

是谁的饰品在作响么?

不……不是的,这好像是……

这哗啦叮当的声音,好像是她珍之重之的那一袋红鸾珠。

——

天宫紫府。

“安儿,安儿……”母亲的呼唤的声响在耳畔,墨寻伊感觉有些不真实,她娘亲不是和爹爹回桃源深处了么?怎么会听见娘亲的声音?

墨灵犀见墨寻伊睫毛抖动,心知她快醒了,连忙继续呼唤:“安儿,醒过来,看看娘亲,安儿……”

游笑天也焦急的呼唤着:“安儿,醒过来,义父不眠不休等了你三天三夜了,快醒来。”

身为父亲的白九夜也想上前呼唤,可是他心中担忧和愤怒交织,让他没办法平息怒火去好言呼唤。

墨寻伊终于在众人的呼唤中缓缓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她熟悉的面孔。

爹爹白九夜,娘亲墨灵犀,义父游笑天,就连月和仙翁都在。

当然……

还有她的师傅,那天地之主,沐云初,和他身旁的神兽白泽。

墨寻伊明白,她这是回到天宫紫府了。

白九夜见墨寻伊醒来,气的就要上前去打人。

“墨!寻!伊!你到底还要闹到什么时候,你可真是长本事了,连诛仙台都敢跳!倒不如我今天就打死你,也免得这么多人为你提心吊胆!”

白九夜真是气狠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闺女,竟然会为了一个男人去寻死觅活的。

而这个男人还是她的师傅!

真真是叫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九夜,九夜,冷静点,冷静点!”墨灵犀见状牢牢抱住白九夜的腰,生怕他一怒之下动手打人。

白九夜终究还是心疼墨灵犀的,完全不舍得对她用力,所以即便是能挣脱,他也只好强忍着心中怒火,克制住自己的行动。

游笑天见墨寻伊醒来,重重松口气,开口道:“你这丫头,真是胆子大了,竟然敢偷金鲛鳞甲去跳诛仙台,你知不知道,你若真是跳下去了。你爹娘非得手撕了我不成。你义父我这辈子都别想走出南海龙绡宫了。”

恩?

墨寻伊疑惑的看向游笑天。

什么叫“你若真是跳下去了”?

她不就是跳下去了么?不仅跳下去了,还经历了那么一段悲惨的人生。

想到这里,墨寻伊忍不住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沐云初。

沐云初此刻也在看着她,只是眼神愈发的平静了。

没有沐云的冷冽和算计,没有沐初的炙热和喜爱。他就像空气一样,让人摸不透,抓不牢,却又放不下。

墨寻伊鼻子泛酸,忍不住有点想哭。

墨灵犀见状开口道:“好了好了,你们都先出去吧,我和她说说话。”

白九夜脸色铁青的率先离去,游笑天拍了拍墨寻伊的发顶,也转身跟了出去。

其他人也相继离开,房间里只剩下了墨灵犀和墨寻伊母女二人。

墨寻伊有些赧然的唤道:“娘亲……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墨灵犀笑了笑,将墨寻伊揽入怀中,亲昵的拍着自己女儿的后背,开口说道:“这一觉,你睡了三天三夜,这一枕槐安,你梦的可好?”

墨寻伊微微一愣,猛地从墨灵犀怀中弹坐起来,惊讶道:“梦?!”

墨灵犀点点头:“是梦,你跳了诛仙台,你师父舍身相救,跟你一起跳了下去,好在白泽功法无边,护住了你们师徒二人,将你们救起来,否则你们可真的要尝遍人间疾苦,才能回来了。安儿,你太任性了,你生命中不仅仅只有沐云初,还有爹娘,还有你义父,你难道要让爱你的人,都为你伤心难过么?”

墨寻伊鼻子一酸,一头扎进了墨灵犀的怀抱中,忍不住哭诉道:“娘亲,可是我好爱他,可他却不爱我,他一点也不爱我,我该怎么办。”

墨灵犀扶起墨寻伊,温柔的给她擦眼泪,一边擦一边说:“你真的确定自己的真心么?”

墨寻伊不明白墨灵犀为何有此一问,她为了沐云初都坚持了五千年了,甚至不惜去跳诛仙台,这难道还不是真心么。

墨灵犀柔声笑道:“那你在梦中,可分辨出,那沐家兄弟,哪一个才是沐云初转世?”

墨寻伊开口道:“我一开始以为是沐初,后来确定是沐云。”

墨灵犀笑笑:“因何判断的?神仙血?”

墨寻伊点点头,然后有些惊讶的开口道:“娘亲怎么知道我的梦境。”

墨灵犀没有隐瞒:“魇兽可以显梦,娘亲担心你沉浸梦中不能自拔,所以一直从旁观察,必要的时候,出手相救。”

墨寻伊有些赧然的抿了抿嘴唇。

墨灵犀轻声道:“安儿,你猜错了。”

墨寻伊立刻反驳:“这不可能!”神仙血不会骗她。

墨灵犀继续道:“其实他们两个,都是沐云初。”

墨寻伊这下完全愣住了。

按照墨灵犀的说法,墨寻伊的梦境中,那沐家兄弟,是沐云初分裂出来的两个人格。

孤傲冷冽,处事果决的沐云。

和善良单纯,鲁莽懦弱的沐初。

这些都是沐云初的隐藏在他天地之主背后的真实人格。

墨灵犀开口道:“你爱上的,只是你看到的沐云初,你看到他的温润谦和,却不知他年少时也曾懦弱鲁莽。你看到他心性豁达,却不知他在世为人的时候,也曾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安儿,若是只爱一个人的优点,那算不得爱,爱不仅仅是倾慕,更多的是包容。你要爱他的光辉闪耀,更要爱他的阳光背后的阴暗可怖。你明白么?”

墨寻伊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她明白娘亲的意思,可是她却不愿意承认。

“娘亲,你爱爹爹的缺点么?爹爹有缺点么?爱一个人,不是怎样看他,都是好的么?”

墨灵犀开口笑道:“傻丫头,人无完人,你爹爹当然有缺点。他霸道偏执,手段狠辣,顺他者昌,逆他者亡。不讲道理,还不会做饭,自己衣服也叠不好,还索求无度……”

“咳咳咳!”门外传来了白九夜略显尴尬的咳嗽声,和游笑天隐忍的笑声。

墨灵犀恍然回过神,才意识到自己越说越没边儿了,连忙尴尬的笑了笑:“哈,不说你爹,说回你师父。安儿,你爱上的是你想象中他伟岸的样子,并不是他真实的样子,但凡他露出一些年少时候的本性,比如沐云的不择手段,又比如沐初的懦弱鲁莽,你就不喜欢他了,这哪里算的上真爱呢?这只是对他优秀的一面,产生孺慕之思而已啊。”

墨寻伊抿着唇,虽然不想承认墨灵犀的话,可她却不可否认,墨灵犀说的都是对的。

她不喜欢沐初,也不喜欢沐云……

墨寻伊抱着墨灵犀的腰,撒娇的在她怀中层层,像个寻求怜爱的小猫咪一样。

“娘亲……我还能遇到自己爱的人么?或者说,我可以完完全全爱上师傅么?”

墨灵犀语气坚定的回道:“岁月冗长,安儿一定会遇到彼此深爱的人,但是这个人,不会是你师傅。”

“为什么呢?”墨寻伊问道。

墨灵犀开口道:“喜欢,可以是是一个人的事,可爱情,从来就是两个人的事啊。两情相悦,才是爱。”

墨寻伊叹口气,开口道:“他从来就不喜欢我么?一点点都没有么?娘亲,我好不甘心啊。”

墨灵犀见她这幅失落的样子,心中也不好受,沐大哥是好人,可正因为他是一个好人,他才不能欺骗墨寻伊的真心。

真爱若能轻易动摇,还谈何珍贵?世人若能左右自己心思,还哪会有那么多痴男怨女?

墨灵犀想了想开口道:“若你心有不甘,一定要从你师傅口中得到答案,那么你可以继续去搜罗红鸾珠。但是你不要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你师傅身上,尤其不要再做这么极端的事情。茫茫人海,大千世界,总有一天我的宝贝安儿,会遇到彼此都对人。到那个时候,你会知道,你师父的答案,对你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墨寻伊没有应声,因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心思,似乎真的因为沐云初分裂出来的那两种性格而动摇了。

所以,她这不是真爱对吗?

——

沐云初和游笑天走在瑶池边上散步,游笑天忍不住开口调侃道:“没想到你的隐藏性格中,竟然还有那么恶劣的一幕。”

沐云初淡然一笑:“我也不知道,都说人性本善,却不知善恶同生。”

游笑天继续道:“其实……其实安儿挺好的。”游笑天打量着沐云初,试图从他脸上看透他的心思。

沐云初任由游笑天打量,脸上笑容不增不减,情绪浑然不动。

“安儿很好,所以……她值得更好的。”

“你真的一点也不喜欢她?”游笑天表示不信。

沐云初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一本正经的严肃的开口道:“笑天,你要明白,一点喜欢,是不配站在她身边的。”

他承认自己或许在某时某刻,有过短暂的悸动,但那也只是一瞬间,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内心深处的人是谁。

他不能因为那一点点若有似无的悸动,就去肆无忌惮的拥有安儿全部的人生,这样对安儿不公平。

更加玷污了他埋藏千年的情感。

他愿意守着自己的内心,承受生生世世的孤寂!

游笑天明白了沐云初的想法,开口笑道:“若不然这样,我遣散家眷,来陪你住吧,你这一个人也太孤独寂寞冷了些。”

沐云初看向在瑶池旁边饮水的白泽,开口道:“我有白泽。”

游笑天翻了个白眼,觉得沐云初真是无趣至极!

也只有这样无趣的人,才能做天地之主吧……

——

经过墨寻伊的软磨硬泡大法之后,终于又把自己的父母双亲哄走了。

她还是想留在天宫紫府,还是想和月和仙翁游历人间,还是想为自己的执念寻求答案,还是想看看,大千世界,有没有属于她墨寻伊的真心。

墨寻伊看着月和仙翁手上的姻缘簿,开口道:“老头,你这姻缘簿为何没有我的名字。”

月和仙翁笑了笑开口道:“因为你红鸾星未动,姻缘未到啊。”

墨寻伊鼓起嘴有些不悦的开口道:“你门口那块三生石上,也没有我的名字,你坦白招了吧,是不是你偷懒,把我忘了?”

月和仙翁眸光闪了闪,岔开话题道:“呸呸呸!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小老儿我刚被放出来,可别因为你一句话,仙尊判我玩忽职守,再把我关起来,那我可找谁说理去!”

墨寻伊哈哈一笑,伸手揽住月和仙翁的肩膀,哥俩好一般开口道:“想让我不乱说,行啊,那你赶紧给我找找,还有哪一对儿人间佳偶,可以有九颗红鸾珠。”

月和仙翁叹口气:“你还不死心啊!”

墨寻伊耸耸肩,语气轻松的开口道:“做事总要有始有终吧。”她想知道沐云初的答案,也想在冗长的岁月中,寻找到自己心中的答案。

月和仙翁拍了拍墨寻伊的肩膀,开口道:“有志者,事竟成!来,咱们就去这……”

墨寻伊顺着月和仙翁的指向,看向姻缘簿,上面写着两个有趣的名字。

言不之,叶无铭。

“千言难诉情深,一语刻骨铭心。不错,就他们了!”墨寻伊笑眯眯带着月和仙翁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原地。

……

所有人都各归其位的离去了,热闹的天宫紫府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白泽伴着沐云初四处游荡,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月和仙翁门口的三生石旁。

沐云初微微愣了愣,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到这里来,不过既然来了,那么……

沐云初水袖一晃,三生石上出现了无数的姓名。

他寻到一块空白的地方,伸出食指和中指自上而下的摩挲了一番。

手指拿开之后,上面赫然出现了三个字——墨寻伊。而在这三个字旁边,俨然还有另外一个名字。

沐云初仔细看了看这个名字,显示愣了愣,然后竟是忍不住会心一笑。

沐云初伸出手给白泽顺了顺毛,开口道:“走吧。”

突如其来的亲昵,让白泽忍不住有些别扭,却也没有躲开。

沐云初笑望着空中那一道流光,那是墨寻伊和月和仙翁离去的身影。

他心中感慨,果然世间一切皆可努力,唯有两情相悦全凭运气,虽然他的运气不太好,好在安儿的运气,还不错。

唯愿她,有情人,终成眷属。

(全文完)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爱看小说网(m.ikxsw.com)重生妖女策天下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刀塔死亡学院 乡村大富豪 Boss月刊少女化 无限之灵魂使徒 使者征程 地狱公寓 全知武神 巫界术士 你真是个天才 臣服 左道旁门 大数据修仙 横行霸道 武装炼金 来自未来的神探 秘巫之主 太浩 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明贼 末世图腾
经典收藏 嫡女毒医 宫女女配求欢乐 蛇王选妃 锦乡里 闺趣 我在大明做县令 二货娘子 长姐难为 农女医妃富甲天下 小福女的平淡生活 重生之归位 化身为玉 黑风城战记 大宋清欢 天命为凰 大妻晚成 娇娘医经 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 花开春暖 小妾的淡定人生
最近更新 穿越之直上青云 庶女毒妃:殿下太难缠 万兽朝凰 二婚必须嫁太子 凤啼长安 空间在手:捡个王爷来种田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凰妃之一品嫡香 大月谣 颤抖吧昏君 墨桑 我家王爷烹得一手好茶 逍遥章 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 大宋清欢 逆天双宝:王爷终于被翻牌了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江山谋之锦绣医缘 花瓶女配开挂了 炮灰女配和奸臣HE了
重生妖女策天下 会云珠 - 重生妖女策天下txt下载 - 重生妖女策天下最新章节 - 重生妖女策天下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