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小社会

燕子回时

首页 >> 攻略小社会 >> 攻略小社会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重生之王牌千金血色归来 重生炮灰未婚妻 冥冥之中喜欢你 许你万丈光芒好 军少娇宠:未来大小姐 高冷大叔,宠妻无度! 重生甜妻小萌宝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 天嫁豪门:总裁的隐婚娇妻
攻略小社会 燕子回时 - 攻略小社会全文阅读 - 攻略小社会txt下载 - 攻略小社会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第667章 完结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高桥留美比谁都知道,欧阳豪一旦决定筹钱赎人,就意味着欧阳豪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都白费。不但如此,欧阳家还会因为赔偿客户的货物而破产,真到了那个时候,不是流落街头也差不多了。

欧阳豪虽然舍不得,但是现在的状况以及由不得他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不单单是一桩生意的事,甚至官方都在跟进,他现在的态度不单单是给欧阳家看,还有外界无数双眼睛。客户、伙伴、合作对象等等,如果他拒绝了,欧阳家哪怕保住了资产,也是丢失了名声和信誉,欧阳一家在海洲恐怕连立足都难了。

形势之下,欧阳豪不得不筹钱赎人。

无论高桥留美怎么阻拦,可最终的结果却很难改变,现在不单单是欧阳家在筹钱,官方也在想办法,事情根本不是高桥留美想的那么简单。

高桥留美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千里迢迢背井离乡跟着欧阳豪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家陌生的城市,为了什么呀?还不是因为自己的丈夫是个有本事的人,结果现在,她的丈夫因为别人的错误要从新回到一无所有的时候,她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欧阳豪筹钱的时间,她就在家里以泪洗面,夫妻多年,因为欧阳幸司都没有发生过的隔阂,在这几天竟然相对无言。

欧阳豪一夜白头,高桥留美也是一夜苍老了十岁。

对高桥留美来说,她最骄傲的事,就是找了欧阳豪这样的老公,有颜值有才华有能力,她觉得男人身上的优点,欧阳豪都具备,只是,高桥留美万万没想到,欧阳豪回国好不容易走到今天,事情竟然有了这样的结局。

可现实就是现实,不管高桥留美怎么反对,都低挡不住现实的袭击。

这么好的机会,那些生意人自然不会放过,欧阳豪的处境人所共知,不断有人直接或者间接找到欧阳豪,愿意掏出一笔钱来赎人,当然,不是无偿的,而是入股。说好听是入股,实际上吞并,一旦对方掌握大部分的决定权,欧阳豪也就相对的失去了话语权,到时候,随便找点理由和借口,小股东就跟弱势的儿媳妇一样,净身出户还算好的,弄不好还要背一屁股债。

欧阳豪知道自己完了,也知道欧阳家经此一事,想要翻身比登天还难。

当欧阳宇堂以及货轮船员被接回来的时候,整个人精神状态接近崩溃,入院治疗了半个月还没完全好转。人的身体倒是没事,但是内心却遭受了严重的创伤,导致他一时半会儿很难康复。

除此之外,欧阳家的企业员工要么被人整个团队挖走,要么因为担心一直待着拿不到工资养不了家,纷纷开始跳槽。一时之间,公司的某个部门差点直接停摆。

工资欧阳豪自然是拿不出来的,房子、车子卖了充当赎金,能掏的钱完全掏了出来。再加上财务最清楚账目情况,各部门往财务部门要钱,那是根本没有。

一个恶性循环的局面就在这样在欧阳豪的面前滚来滚去。

这个时候,有人想要趁火打劫,趁机收购欧阳豪的企业,自然不会允许欧阳豪有借到钱拉到赞助的时候,所以等欧阳豪万般无奈之下,想要最后挽救企业,厚着脸皮跟几个平日里关系好的世家朋友开口借钱时,对方纷纷以各式各样的理由婉拒了他。

……

对于海洲欧阳家的现状,很多人都用以看笑话和看热闹的心态吃瓜,反正跟他们没关系,倒霉的又不是他们,凑个热闹还是很愿意的。

欧阳豪一家从原本的豪宅搬了出来,不搬不行,房子买了,对方也是给了搬离的期限,欧阳豪不可能死赖着不走,一家人搬出了豪宅。

曾经受惠于欧阳豪的兄弟姐妹在这个时候都躲的远远的,毕竟欧阳豪再想翻身,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这就是当初眼光不好,原本的老路子不走,非要开发什么新路线,这下可好了?遇到了海盗,公司倒闭了,家产变卖了,这还倒欠了客户的两货轮货款。

身无分文还背了一身债。

高桥留美木然的站在搬家公司的货车旁,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欧阳豪从大门里走了出来,回头看了一眼,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欧阳豪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即将退休的前两年遇到这样大的挫折。

高桥留美已经很多天没跟欧阳豪说话了,她心里自然是怨欧阳豪的,按照她的意思,当初就不应该相信欧阳宇堂,欧阳宇堂信誓旦旦保证完成任务,结果害了整个欧阳家。如果不是为了赎回欧阳豪,他们家会变成这样?就不应该为了他舍弃欧阳家,在海洲待不下去,大不了再回日本!

高桥留美的脸上带着冷漠,欧阳豪也沉默的坐在一边,半响高桥留美开口:“我要去找幸司。”

欧阳豪微微拧了拧眉:“你找他干什么?他又能干什么?”

一个倒插门的男人,连孩子的冠姓权都愿意让出去,这样在女方家里没有任何地位的男人,还能指望他干什么?当初欧阳家,不顾就是借了点叶乃伊的明星名气罢了。

欧阳豪对欧阳幸司的失望,延续到了现在,对他来说,男人只有像他这样掌控女人、掌控一切,才配称得上是男人。

但是高桥留美这一次却没有听他的,高桥留美不能也不愿意毁掉自己完美的生活。

她生平第一次否认丈夫的决定,她眼睁睁却无能为力的看着丈夫把属于欧阳家的一切舍弃掉。她要在企业完全崩溃之前,尽可能的挽救回企业。

她不能信任身边的所有人,每个人都虎视眈眈地盯着欧阳家风雨摇曳的企业,她谁都不敢信任,但是儿子不一样。高桥留美哪怕再愿意为了欧阳豪的意愿放弃欧阳幸司,可她知道儿子是可信的。

……

欧阳幸司接到高桥留美的电话时,高桥留美就站在镜天下的门外。

经过三年的发展,镜天下在得到资本投资后,经过铺天盖地的广告、名人效应以及各种大投资的炒作等营销过后,快速的以黑马之姿占据了图片网站的一席之地。市场价值也从最开始的默默无闻快速的翻了几十倍乃至百倍。

当然,公司发展滞后,办公室地点也在公司稳定之后,搬离了原本跟星河灿烂合租的窘境,有了自己全新的办公室。

新地址搬迁有半年,欧阳幸司从来没跟家里人讲过,他没想到自己的母亲突然联系自己,说就在公司门外。

海洲的事没有人跟欧阳幸司讲过,他原本就是个拿了相机就不抬头的人,平时正常的时候不说话,不正常的时候更加不会说话。现在他的生活里还多了个嗷嗷待哺的小叶北,欧阳幸司更加不会去关注其他事。

对于镜天下的很多人来说,欧阳幸司是个很奇怪的老板。

低调、沉默、内向,关键长得英俊偏偏又娶了一位当红大明星,导致时不时会有合作方因为名人效应而主动求合作。

虽然得到公司那些年轻女孩的爱慕和喜欢,但是欧阳幸司的贴身秘书都是男性,因为公司职务的级别关系,导致很多女员工也只能遥遥望着,根本没有机会搭话,所以那位传说中的大明星叶乃伊,也从来不会因为欧阳幸司的缘故出现在公司。

这是第一次跟欧阳幸司有关的家人出现,公司里的女员工还挺好奇,趁各自老大不注意,聚在一起讨论,来的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

欧阳幸司在会议室见到了高桥留美。

这么多年过去了,欧阳幸司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他不爱笑,眼角嘴边连道皱纹都没有,眉眼间始终带着一抹冷清,满身都写着“不要靠近我”的疏离和冷淡。

高桥留美的脸上满是疲惫之色,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怎么可能会有好脸色。

两地相隔,母子二人再见面,高桥留美心中自然难受,而欧阳幸司则平静的看不出任何问题来。

“幸司,妈妈知道,你看到我来找你一定很担心,心里也是极不高兴的,还担心乃伊小姐和孩子,”高桥留美开口,“但是,我想跟你说,你现在不用担心,我这趟过来,不是让你回家的,以后也不会逼你回去了继承你父亲的事业。”

对于自己这个母亲,欧阳幸司还是很了解的,她一生的执念就是以父亲的意愿为意愿,无端说这样的话,一定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

欧阳幸司微微抬眸:“妈妈,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

高桥留美等的就是他这句话,欧阳幸司一问,她便抬头看着欧阳幸司:“没什么事,就是感慨你终于解脱了,可以专心做你自己喜欢的事了。妈妈以后,也不再会逼你做不喜欢的事了。”

“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欧阳幸司问。

高桥留美苦笑了一下,“幸司,你不知道吧?你父亲半年前是在宇堂的劝说下开辟了新航线,那条航线出事了。”

欧阳幸司只是安静的看着自己的母亲,等着她说完下面的话,高桥留美见他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也说不上是失落还是气愤,只得自顾自说下去,“那航线是新开辟的,有海盗出没,我一直很担心。之前航线走了大半年,不知道是不是欧阳家的运气好,我们家的船一直都很安全,那时候常听人讲那条线有海盗出没,你父亲和宇堂因为没有碰到过,所以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几个月之前,你父亲的一个朋友货船被拦,你父亲那时候才担心,宇堂担心新航线的事件会影响他在你父亲心目中的印象,就做出了一个冲动的决定,他亲自跟货船出发,喜欢能真正的了解情况,没想到连人带船被海盗劫持了,你父亲为了筹钱,连家里的房子都买掉了。我来找你,就是想告诉你一声,或许,我跟你父亲回离开海洲,回到日本。”

欧阳幸司拿着杯子的手没有丝毫停顿,端起杯子轻轻喝了一口水,“父亲愿意回到日本?”

这样的离开,就是灰溜溜的落荒而逃,欧阳幸司凭借自己对欧阳豪的了解,自己的父亲似乎不是那样肯认输的人。

“要不然呢?”高桥留美再次苦笑:“现在海洲都在看欧阳家的笑话。曾经受过欧阳家恩惠的人,现在哪怕没有落井下石,但是……你宇堂兄一家,在我跟你父亲上门,希望借助他们一套房子的时候,都不肯答应。说房子出租了,不方便赶租客走,可事实是,那个房子早已装修好,说是打算留给你宇堂兄结婚用的。当初受到恩惠的时候千恩万谢,现在却……”

“婚房不愿借住也正常。”欧阳幸司回答:“妈妈,您不要纠结这点小事。父亲已经决定离开海洲了吗?”

“不离开又能怎么样?”高桥留美神情低落,“我们现在就是海洲的笑柄,不离开还能呆的下去吗?”

“我明白了。”欧阳幸司点点头:“应该早点告诉我。我近期回回去一趟,到时候我会去拜访您和父亲。”

高桥留美抬头:“真的?”

“是。”欧阳幸司点头:“我会和乃伊以及叶北一起回去。”

……

进来的欧阳豪不用想也知道有多闹心,哪怕是想离开,也没那么容易,还有那么大的烂摊子等着他去收拾。公司虽然人才大笔流失,可到底还有些少数人还在坚持,哪怕已经很长时间没发工资了。各种原因也就员工自己知道,反正,欧阳家的公司摇摇欲坠,犹如风中残叶,眼看着就要倒了。

欧阳豪能想的办法都想了,可资金缺口实在太大,逼得他不得不开始考虑接受之前几家提出的参股计划,虽然他知道其中风险重重,只是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了。

其实欧阳豪不是没想过舍下老脸,去找欧阳幸司的老丈人叶友良,只不过,叶友良在叶乃伊离开海洲没多久,就不知道窝到了哪里,带着他新认识的情人甜蜜去了,而叶夫人也在不久后带着小鲜肉过她的二人世界去了,欧阳豪想找都找不到。

而欧阳豪是绝对不可能去找叶乃伊的。

他可以跟叶友良厚着脸皮谈,哪怕是商量或者是求着对方也勉强答应,但是对叶乃伊,他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做。

所以,欧阳豪根本没考虑过叶乃伊,那个女人,根本不是他们曾经以为的那种小白兔。

欧阳家有意接受投资的风声放出去后,前来洽谈的团队不少,欧阳豪最近一阵,平均一天要接受一到两个项目团队的合作意向。

欧阳豪哪个都不想接受,但是却毫无办法。

高桥留美最近愿意和欧阳豪交流了,她不可能因为这种事就选择离婚,但是她也不能放任着欧阳豪一生的心血白费,所以,她的内心隐隐带着期待,带着对于儿子本能的信任和期待,接受了欧阳豪的主动示好。

夫妻关系得到了短暂的缓和。

欧阳幸司一家三口回海洲的消息,欧阳豪和高桥留美还是从新闻上看到的,没办法,叶乃伊的风头太盛了,到哪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她,如今结婚生子的消息一家放了出去,她自然就不用再可以隐藏自己身上的秘密,所以这种行程就成了公开的秘密。

欧阳豪看着报纸首页上的消息,抖了抖报纸,合了起来。高桥留美垂眸,看了欧阳豪一眼,抿了抿嘴,开口,“幸司回海洲了?”

“嗯,新闻上是这么说的。”欧阳豪淡淡应了一句,“他愿意回就回,我现在也管不了他。”

夫妻两人租住在一个小公寓里,虽然跟之前的豪宅比面积太小,但是,到底是干净精致。家里的帮佣也被辞退,现在吃穿住行上的事,都是高桥留美自己在做。

这对高桥留美倒不是多难的事,只不过过惯了富贵生活,现在的生活一时还有些不太适应。

“我稍后跟幸司说一声吧,免得他还以为我们住在原来的地方,找错了地方就尴尬了。”高桥留美说着,拿了衣服去卫生间清洗。

“投资的事我有了意向,其中一家很有诚意,我答应考虑了。”欧阳豪突然开口。

高桥留美回头:“我不懂生意上的事,但是我想要告诉你的是,我们高桥家族,曾经就是接受了别人的投资,最后才落得被人扫地出门的下场的。为了你也为了我们,请你慎重考虑。”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办法了。现在要债的人天天上门,哪怕有生意都没法做,撑不下去了。”欧阳豪说:“我只能孤注一掷,我不想就此认命。”

高桥留美张了张嘴,到底没说出会严重打击他自尊心的话,她点点头:“我明白了。”

转身离开。

海洲当地的各种传闻四起,欧阳家和某某集团达成投资意向,开始了第一轮融投谈判之类的传闻沸沸扬扬,对于这样实力悬殊巨大的谈判,结果几乎是一目了然,对方提出的任何条件,欧阳豪都没有谈判的资本和条件,只能被动的接受对方的条件,至于各种合同中的法律条款,欧阳豪找的律师自然发现问题,可对方强势回应,根本无法撼动本质。

就在传闻第四轮融投谈判的新闻正式发布之后,欧阳幸司和叶乃伊出现在欧阳家办公大楼的会议室里。

整个办公大楼都沸腾了,人们激动的愿意一是因为叶乃伊这个大明星,无数人挤破了头,就想一窥美人真容,二是他们在这个关节点出现,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他们此行的目的。

跟欧阳豪洽谈的人自然知道叶乃伊,也了解她是叶友良的独生女,叶家的千金,也是现如今叶家的当家人。

别欺负女人,更别欺负年轻女人,因为根本不知道这个年轻的女人有多强悍。

叶乃伊戴着墨镜,在保镖的护送下进入会议室,直接在最核心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她慢条斯理的摘下墨镜,扫视了一眼周围:“不好意思,打扰各位了。听说各位在洽谈一个投资,我特地过来听听。我这个人别的不好,就是好奇心强,这天上飞的、地上跑的生意我都做了,唯独这水上漂的生意我没做过,要不,一起谈谈?你们谈了多少亿的投资?我也投个几个亿玩玩,反正闲着也闲着。”

投资方代表:“……”

叶乃伊微微一笑,“要是不愿意也行,要不石头剪刀布?谁输了谁退出?”

投资方代表:“……”

欧阳豪看向欧阳幸司,以眼神询问,欧阳幸司上前一步,看向投资方代表:“不好意思,欧阳家决定终止洽谈,如果有任何新的消息,会主动跟您以及您的团队联系。”

话是说的客气,可对方知道,欧阳豪似乎等来了大金主,这个金主还是欧阳豪儿子的媳妇,海洲叶家,谁跟叶家比财势?

于是一帮人趾高气扬了几周后,觉得欧阳家孤立无援才各种提苛刻条件,结果来了这么一出。

一帮人离开的时候,一反刚刚的盛气凌人,对欧阳豪的态度也来了个大转变,不用说也知道,之前欧阳豪有多狼狈,以后就有多招摇。

欧阳幸司对叶乃伊的保镖做了个手势,保镖们立刻走了出去,屋里很快只剩下父子二人以及叶乃伊。

欧阳豪看着欧阳幸司,张了张嘴,慢慢的坐了下来,他在欧阳幸司面前,从来都是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表情,他随时随地维持着他做家长的威严,对待欧阳幸司的态度从来都是严厉且专横,几乎不给他任何开口的机会。

自然,这样的前提下,父子的关系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多日不见,欧阳豪的头发花白,整个人显得苍老不少,在高大、英俊的欧阳幸司面前,他似乎萎缩成了一个失去了精神力的老头。

“你们赶走我的投资人,到我这里来,究竟的为了什么?”欧阳豪绷着脸问:“如果你们是想看我的笑话,那你们也看到了,我这一生遭受的嘲讽、冷眼,在这短短几周内已经全都见识到了,也不在乎再多你们两人的冷嘲热讽。”

叶乃伊嗤笑一声:“看来我刚刚的话说的不是很清楚。我说了,我是来谈生意的,在商言商,生意人,不谈生意来笑话人?无趣的很。不知欧阳先生有没有兴趣?”

她站起来,慢悠悠的走到窗边,朝下看了看,开口:“说起来啊,来之前,我找人调查了一下,包括欧阳先生的起家史以及在所作生意的基本状况,我确实很有兴趣,但是,这要感谢我孩子的爸爸欧阳幸司,是他给我了牵了这个头,我感兴趣是一点,他的面子我也要给,所以我做了个小小的评估,整体来说生意还是可以做,只不过,我的要求是投资之后,公司必须有你管理,我想,从事这个行业这么多年,你的经验应该比任何人都足吧。”

欧阳豪站在原地,他说不上是什么心情,有羞愤,有兴奋,有激动,更多是劫后余生的庆幸,所有人都知道,拯救欧阳家最可靠的一定是叶家,可是欧阳豪的自尊心不允许他找到叶乃伊,没想到,叶乃伊主动送上门了。

“在这次的投资中,我会个人参上一股。”欧阳幸司突然说:“所以,父亲,请接受我们的投资,我希望,欧阳家的产业我能做出一点自己的贡献。”

……

欧阳家族的事件大起大落的像是在演电视剧,欧阳豪的心在这一阵更是像过山车,起起伏伏,让他差点难以承受。

欧阳家的企业员工信心大涨,在投资流程一旦走完后,一切都会恢复原样,甚至比原来更好,这是所有人的梦想。

方星河盘腿坐在地上,逗着扶着沙发站着兴奋的小叶北,问:“流程都走完了?你那么想做欧阳总家的投资啊?”

“主要是欧阳幸司说的太好,把我说动心了。”叶乃伊笑眯眯的看着小叶北可爱的小脸,“到底是我儿子的爸爸,他能提出来,说明他还是很想救一下欧阳家的。你知道他跟我说什么?”

“说什么了?”方星河好奇的问。

“他说如果我对投资不感兴趣,他就自己来投,他说镜天下的他有股份,可以提出来拿股份换钱,按照现在镜天下的状况,确实能换到钱,不过,”叶乃伊看方星河一眼,“这样一来,不就等于他用他自己的事业换他爸的事业?还把我家小叶北的娶媳妇的钱给弄没了,那怎么行呢?是不是啊北北?”

小叶北笑得跟花儿似的,对着叶乃伊喊妈妈。

小家伙最近刚学走路,但凡自己走两步,就能高兴老半天。

方星河挑了下眉:“也不算吧,换来的钱,不是救了自己家的产业?也算是他的一项投资吧。只不过,这样一来他就弄丢了他自己的爱好和事业。对他来说也是个打击吧。”

方星河朝叶乃伊跟前一凑,笑嘻嘻的说:“这么说起来,乃伊,你还是挺关心欧阳总的嘛。”

“我儿子的亲爸,他倒霉了对我儿子有什么好处?”叶乃伊对方星河翻了个白眼,“我对那个投资有点兴趣,又能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再说了,我这钱一砸进去,他父母以后也没脸在我跟前指手画脚了,多好?”

方星河大笑:“他们就算指手画脚你也不会理啊!你是谁啊?我的女王啊!”

“话是这么说,只是我总不能让他为难。”叶乃伊伸手牵住小叶北的手,满脸洋溢着微笑,说:“到底是我儿子的爸爸嘛。”

“又是看儿子的面子啊?”

“那必须的。”

“啧,真好啊!”

“好什么?有什么好的。”叶乃伊淡淡说了句:“忘了跟你说事了。”

“什么事啊?”方星河好奇的问。

叶乃伊牵着小叶北的手带他走路,随口说道:“我怀孕了,我在考虑接下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生下来啊!”方星河赶紧说:“刚好给小叶北做个伴,多好呀!”

叶乃伊抬头:“我考虑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呀?”

“我在想,这又得休息吧?与其这样翻来覆去的折腾,还不如不折腾。”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不想生啦?”

“我是在想,我还是退圈得了。”叶乃伊说:“玩了这么多年,我觉得也玩够了。如果没怀孕没生孩子,干着玩也挺好,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怀了、又怀了,那还待着干什么?退了得了。”

“欧阳总怎么说?”

“这是我自己的事,他当然尊重我的意思。”叶乃伊说:“所以我打算最近两天找律师,把团队的补偿补足,不用在我这棵树上吊死。”

方星河努嘴,随后她点头:“也是。”

她看看叶乃伊的肚子,“现在看不出来啊!”

“刚发现没两天,我还没跟欧阳幸司说,等我决定了再说吧。”叶乃伊看方星河一眼,“我现在都有点羡慕你,一胎三个,孩子们又有伴,又满足了热闹的家庭氛围。我怎么就没那个命啊!”

“这种事不好说啊,”方星河笑着回答:“我祖先可能有多胞胎基因,到我这就进化了三胞胎的能力。生孩子这事权看缘分,想一起来了就一起来,不想一起来,求也求不来。”

叶乃伊一脸羡慕,“你家里那三个还听话吗?”

“听话什么呀?一个比一个皮,现在长大了,不如小时候好玩。”方星河嫌弃,“现在都有自己的想法了,还会跟我吵架了,万一我说错了什么不小心做错了什么事,还反过来教训我。他们是三个,一起说我,你说烦不烦?最关键的是,一边嫌弃我,还一边喜欢粘我,讨厌。”

“嘴上说着讨厌,心里还是挺高兴吧?”叶乃伊笑了一声,摸了下肚子,“现在想想,家里多几个孩子,也挺好。”

“当初选择生孩子是对的吧?”方星河说:“自己生的,怎么着都比别人家的孩子好是不是?等你哪天再看到阿布,说不定就觉得这小丫头好讨厌啊!”

“倒也不至于。”叶乃伊看她一眼说,“怎么说都是一家人嘛。以后阿布跟叶北就是姐弟俩,带着他玩也挺好。”

方星河翻白眼:“可拉倒吧,阿布现在就是个皮猴子,正是猫见躲狗见跑的时候,别提多烦了,我们小叶北这么乖巧可爱,哪能跟阿布姐姐那样的皮猴子学呢?不好不好。”

方星河看看小叶北,还别说,小叶北真是安静乖巧的小可爱啊,跟他爸爸的性格貌似更像,一丁点妈妈的影子都没有。

“欧阳总家那边,现在你控股?你就不怕欧阳总的那对父母做点什么手脚?”方星河问。

“手脚?”叶乃伊笑了下,“要是那么容易做手脚,他家现在也不至于到了这个境地。生意场上,没有原则不是好事,太有原则也不是好事。”她总结:“难说。”

方星河逗着小叶北,想了想:“有原则总比没有原则好吧?”

叶乃伊抬眸看了方星河一眼,扑哧笑了一声,她伸手,在方星河的脸蛋上掐了一把,“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不过分的善良,不迂腐的有原则。”

方星河摊手:“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在你认为合理的前提下随心所欲。”

这些都是人性中折中的平衡术。

欧阳家一夜逆转,叶家的大手笔投资让欧阳家起死回生,叶家带去的投资中,不但有钱,还有人,成熟的团队操作不但迅速弥补了原本的人员缺少,还带去了更加先进和完善的经营模式。

总管理人还是欧阳豪,只不过,欧阳豪的身边多了一个智囊团,哪怕他固执己见,也要经过团队的投票表决。这约束了欧阳豪的冲动行事也限制了他的权力,是好事也不是好事。

这世上的生意经哪有百分百完美的?多变的市场和大环境,逼迫的人不断根据市场调节决策,归根结底,不过是想要一个更好的结果。

当然,欧阳豪和高桥留美重新获得了很多,同时也失去了很多。

在叶氏集团掌门人叶乃伊面前,欧阳豪和高桥留美再也没能摆起公婆的谱,至于他们耿耿于怀的孩子名,也再没机会从他们嘴里说出来。

对现在的欧阳豪来说,最紧要的事,是让他出事那段时间看不起他嘲笑她甚至羞辱他的人后悔莫及。

商场大战就是这么变幻莫测,跌宕起伏犹如过山车一般的经历,或许大多数经商的人都经历过,只不过,普罗大众最看重的还是最终的结果。

九个月后叶乃伊二胎产子,她想要女儿的梦想又一次破灭,每次只能直勾勾的盯着已经可以哄叶北的阿布看,看的方星河十分担心叶乃伊又动起阿布的心思,只得想尽办法游说叶乃伊拼三胎。

方星河的生活一如既往。

有事没事拿着相机满大街闲逛,平静、安宁,是她从小就想要的那种生活。三个小家伙三五不时给她找点麻烦,阿布在小学的时候被后座的小胖子拽了下小辫子,十分生气,迪伦和牛崽联合起来把小胖子揍了一顿,最后被要求带家长。

方星河:“……”

生活也不是那么平静,她想要的是夫贤子孝,不是三五不时就被叫家长的混蛋。

至于年伯同,这个年幼时受尽苦难和折磨、从富豪之子变成流浪孤儿的男人,倍加珍惜他今天获得的生活,他的认知中,他拥有的一切,都和方星河密切相关,他接受她所有的优点和缺点,依靠她无比温暖的能量,他知道,这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这样有趣可爱能他内心平静、充满幸福感的方星河了。

在三个小家伙又一个生日宴会上,年伯同在自己都无意识的前提下,及其自然又顺畅的叫了孟俦和叶戈一声“爸、妈”,孟俦和叶戈极力掩饰自己的激动,可到底还是红了眼圈。

逝去了时光再也不能追回,放眼看去的只能是未来。

方诺亚二胎的时候得了一堆双胞胎女儿。

兄妹俩因为都因为特殊的身份,还因为各自的三胞胎和双胞上了一阵新闻。

可能这家人真有那么个基因。

方寒金病了,病的很严重,老年人本就多病,他这个人的病不是别的问题,就是年轻时太过放浪,某些方面的问题挺严重,每次上厕所都能要了他的老命。

年轻多逍遥,年老时就有多痛苦。

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身边有个伴的好处。只可惜,孟旭对方寒金的热情,早已随着方诺亚的三个孩子出生而转移,她再也不是那个一心一意盼着方寒金回家的女人了,再也不用因为自己独守空房而痛苦不堪了。

送走了自己的老母亲孟谭氏之后,孟旭重新恢复了孤单,方诺亚就把她从老房子接到了他的家里,让她帮忙看着三个孩子,当然,方诺亚是不可能把孩子就这样交给她看,家里有保姆有佣人,孟旭被委派的工作就是看着孩子,看保姆尽不尽心之类的。

工作很清闲,但是因为有机会看到孩子,所以孟旭很满足,毕竟,她那样的年纪,体力也跟不上,能跟儿子住一块,看着儿孙满堂,她这辈子也算是圆满了。至于方寒金还是方婉婷,孟旭知道自己管不了,也没法管。

方婉婷到底离了婚,带着女儿回了娘家一段时间,耐不住一个人孤苦,又找了一个年轻的。到底有个方家大小姐的身份,倒也容易找,只是,跟她身边那些原本差不多家世的人比,方婉婷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日子不如意,特别是跟方星河比起来的时候,就更加憋屈的慌了。可她能怎么办?娘家妈对她再也不像小时候那样好了,娘家爸生了病,身边照顾的人不称意,原本就脾气暴躁,现在更加过份,三天两头找茬骂人,方婉婷不找人在家里也没法住。找的这个人,还是周怀帮着介绍的,人家看着周怀和方诺亚的份上,才答应了婚事。

方婉婷这个时候才知道,跟方诺亚维持好兄妹情确实是必要的。

人生就是这样,没有规划的人生,前期再如何得意,后期也会因为前期的无知自食恶果。

方星河在一个午后接到了沈一玮的电话。

这个电话让方星河十分惊讶,她跟沈一玮,不过维持着方便沈一玮做秀的母女情,两人之间不管什么事,都是通过沈一玮的经纪人来联系的,她们之间,更像是一个合作关系,这个合作还是单方面对沈一玮有利,接到沈一玮亲自打过来的电话,方星河还有点惊讶。

这几年沈一玮发展的还算不错,对于她这个年纪来说,能到现在还在娱乐圈里接到商务合作,那是真的很厉害了。谈不上多春风得意,但是地位到底还在,到哪别人都要尊称一声沈老师。

方星河握着电话,略有些惊讶的问:“妈妈,有事吗?”

这个问话对正常人来说,是一种伤人心的话,潜台词就是“没事别找我”,但是对方星河来说,她这样问沈一玮,是习以为常的,因为沈一玮确实只在有事的时候才找她。

沈一玮似乎不在意方星河的话,语气透着疲惫,“没什么事,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问问,这几天有没有时间见一面你跟你哥。”

方星河想到家里三个孩子上次考试每个都是六十分,想着要花点时间逼着他们认真一点,天天只知道玩和打架怎么行?但是又一想,一年不过只见过几次,那就见一面,她应下:“有的,您想在哪里见?需要我们做什么配合?”

是的,每一次见面,方星河都知道那是要演戏的,他们需要配合的地方,都会很配合。需要他们露脸还是需要半遮半掩,又或者摆出欣喜的状态,这一次也不例外。

沈一玮默了默,“你们找地方吧,安静一点的地方。”

“好,我跟我哥说一下。”方星河说:“妈妈,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先挂了。”

“……好。”

挂了电话,方星河看了眼通话时长,一分钟都没有,五十四秒的通话记录,这就是她们母女之间能维持的情意时间。

……

跟沈一玮见面,对方星河和方诺亚来说都没有什么期待,她的亲子见面就是作秀,他们都习惯了。

沈一玮虽然年纪大了,但是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很好,从妆容到仪态,几乎无可挑剔。

她从门外进来,头上裹着薄薄的丝巾,半遮半掩着脸,修长的身型,依旧尖细的高跟鞋,一如既往的风情万种。

她伸手摘下墨镜,放下包和墨镜,在椅子上坐下来,看了面前的一对儿女一眼,从包里掏出一叠票,往他们面前一推:“这是我下周在海洲的最后一场话剧演出,你们要是有时间有闲,可以带着家人一起看。”

方诺亚垂眸看了一眼,笑了下:“我不爱看话剧。我拿回去问问他们爱不爱看。”

沈一玮的脸上露出几分不自然的表情:“算是我最后一场吧,以后估计要休息一阵,要是有时间,还是去看看吧。”

方星河看了沈一玮一眼,“我回去的。”

“带着孩子们去吧。”沈一玮又补充了一句,她到今天,都没有机会清楚的看过那些孩子。

“行。”方星河又点头。

沈一玮张了张嘴,却又没说话,她垂着眼眸,突然问方星河:“你姥姥去世的时候,有提过我吗?”

方星河一愣,她笑了笑:“提过。”

“她说了我什么?”沈一玮问。

“她让我别怪你,说你是我妈妈,说所有的事都是她的责任,不应该怪你,该怪的人是她。”方星河淡淡的回答:“我没有怪过任何人。但是我知道,姥姥很爱你,也很惦记你。”

“谢谢。”沈一玮深呼吸一口气,随后又说:“我这次话剧过后,会息影。到时候可能会搬去国外。”

方星河和方诺亚同时抬头,沈一玮笑了下:“不用这么惊讶,这是我很早之前就做好的打算。我这样的人,没脸要求子女为我做任何事,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给你们添麻烦。你们恨我也好,怨我也罢,我的人生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方星河没说话,方诺亚同样眼神淡定,兄妹二人的模样虽然不像,但是很多时候性格的某些地方还是很像的。

“我最后一次演出,希望你们都能去看。”沈一玮再一次强调。

方诺亚的身体往椅背上一靠,点头:“会去的。”

“那就好。”沈一玮看下时间,“我还有一个小时时间,你们想要吃点什么?”

方诺亚一笑,“不打扰你个人休息时间,我跟星河回去吃,家里阿姨做饭很好吃,我答应星河带她回去看看。”

沈一玮顿了顿:“也行。”

方诺亚正要拽着方星河站起来,沈一玮又开口:“没想到你们被分开那么多年,兄妹感情还能这么好。我很意外。”

方诺亚又是一笑:“我跟星河到底在一个地方待过,不一样。要是没什么事,不打扰你休息,我们先走了。这些票,我们就先拿了,下周见。”

方星河想要说话,被方诺亚一把拽了起来,两人走到门口,沈一玮孤零零坐在原地的背影没有动,方诺亚突然又回头,说:“我跟星河说过,无论你将来是富贵还是贫穷,无论你以后万众瞩目还是销声匿迹,我会是你最后的依靠。我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完成星河的心愿。我要她没有惦记你的理由,也没有恨你的时间,她幸福,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最后,我没有恨过你,因为我从来没觉得你跟我有什么关系,如果非要扯上点什么,可能就是血缘吧。话剧我们会去看,预祝演出成功。”

出了门,方星河扭头看向方诺亚,“哥!”

“别怕,其他事你有年伯同,这些事你有我。”方诺亚说:“别觉得有任何负担,我愿意。”

方星河撇了下嘴,“谢谢哥。”

“你都叫哥了,还谢什么?”

……

沈一玮的话剧算是她的谢幕演出,外界都在传闻沈一玮即将退圈,至于具体时间还没确定,很可能近期会官宣。

对很多人来说,沈一玮原本的存在并不在意,只是当听说这个电视上一直看到的大明星要息影之后,反而生出想要看一看的念头,以致出现了沈一玮演话剧以来,第一次出现门票供不应求的局面,场外黄牛炒价翻了几十倍还不止。

方星河和方诺亚两家人各自带着孩子进场,沈一玮给的票,到底是最前排的,最好的位置最佳的场地。

方星河坐在下面,怀里抱着牛崽,眼睛看着台上的演员赋予人物新的生命,明明眼中看到的是那个人,可在舞台上,她就变成了了另外一个人。

某个瞬间,方星河一下就明白了为什么沈一玮那么固执的想要留在娱乐圈,她天生就属于舞台,属于大屏幕。

方星河安静的看着,身边的孩子们似懂非懂,似乎还不明白为什么要来这些他们听不明白也看不懂的东西,有些坐不住,但是又知道大家都在安静的看,他们也不应该闹起来。

随着剧情的推进,观众的心情随着剧情的起伏而起伏,有时气愤,有时激动,有时高兴,有些感动。

剧终谢幕,沈一玮站在中心位置,她的视线从上往下看着,落在某个方向,随后又慢慢的挪开,虔诚又恭敬的跟着团队俯身,鞠躬,向观众谢礼。

舞台上的沈一玮,少了年轻时妖冶凌厉的美,多了几份知性和沉稳的美。

方星河某个瞬间有被感动到,或许,沈一玮爱表演喜欢娱乐圈胜过身边一切的人和事吧。

还好,她早已不在乎这些了,她跟着所有人一起起立鼓掌,真心的给这个舞台上的所有人最真诚的掌声。

这是方星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现场看沈一玮的表演。

一周后,稻禾发出了一份沈一玮息影的公告,并为沈一玮举办了一场不公开的息影宴会。

半个月后,方星河和方诺亚同时接到一个电话,是沈一玮的御用律师,律师约见两人,给两人出示了沈一玮的遗嘱,她把自己所有的财产捐了出去,只留给两个子女一个薄薄的信封。

方星河打开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陈旧的、发黄的老照片,照片里,一个可爱的小奶娃正咧着小嘴看着镜头笑,照片的背后,写着两个字“妞妞”,方诺亚打开另一个信封,里面同样是一张老照片,同样是一个小奶娃对着镜头笑着。这是他们两个人幼年的照片。

沈一玮肝癌晚期,已经到了无法救治的程度,而沈一玮拒绝化疗,因为那会让她失去一头漂亮的头发,她宁肯失去生命,也不愿失去她的美丽。

方星河看着那份遗嘱,震惊无比,她从来没想过会事情会是这样的发展。

沈一玮那么坚持的希望他们去看她最后的舞台演出,原来背后藏着这样的原因。

方星河张了张嘴,抬头看向方诺亚,方诺亚跟她对视一眼,看向律师:“那么,沈女士现在在哪里?”

“她不希望见到你们,所以要求我对你们保密,很抱歉。”律师宣读了遗嘱,随后问两人是否有异议。

方星河和方诺亚同时摇头,“没有异议。”

半年后,沈一玮去世的讣告由她的一位圈内老友发出,与此同时,方星河和方诺亚也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短信,对方告知了沈一玮的墓地地址。

当他们再次看到沈一玮的时候,她已经化为一捧烟灰。曹亦墓碑旁那块始终没有被使用的墓地终于等来了它的主人,一代影后沈一玮长眠于此。

牛崽抬头看着方星河,茫然的问:“妈妈,这个奶奶是谁?”

方星河摸摸他的小脑袋:“这个奶奶是妈妈的妈妈。也就是你的外婆。”

“妈妈的妈妈是外婆,妈妈的爸爸是外公……”

“嗯,说的对,真棒。”

方诺亚的身侧,周怀抱着一个奶娃,另一个奶娃娃在保姆的怀里,方诺亚放下怀里的老大,伸手在沈一玮的墓碑上轻轻一抹,“睡吧,有时间我会带星河来看你。”

睡吧,一个女人精彩的一生,足够让人记住她。或许时间会冲淡记忆,但是对他们来说,这个人会让他们记到死亡的那天。

……

“妈妈,你的照片!”阿布手里拿一张照片,从外面跑了进来,“妈妈你看,是一个大雪山,舅舅在山脚下拍的。”

沈星辰并没有遵守他的诺言,也没有在每年过年时回海洲,但是他一直坚持给方星河寄照片,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寄来一张,照片里的沈星辰有时候只有半张脸,有时候人物又太小,有些时候甚至只能看到一个比着V的手指,压根看不清人脸,厚厚的棉服遮挡了身型,甚至让人分不清这究竟是不是沈星辰。

可对方星河来说,这些都没关系,哪怕是一个影像也行,只要能证明他还安然的活在这个世上,周游在这个世界上,就好。

她的要求不高,只要他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就好,不需要知道他活在哪里。

“妈妈,舅舅为什么不回家?”小阿布问。

“舅舅喜欢大大的世界,所以他经常给我们寄照片,这样我们就知道他在哪里了。”

“舅舅现在在哪里啊?”

“在一个有雪山的地方,让我们来了解一下地理知识,看看这个时节什么地方有雪山好吗?”方星河掏出书,跟三个小家伙一起研究。

热热闹闹的场景,从窗户里遥遥看去,充满了温馨和宁静。

年伯同从外面进来,小家伙们一下朝他冲过去,“爸爸,舅舅又给妈妈寄照片了,在一大片有雪山的地方呢。我们跟妈妈研究了,舅舅肯定是在瑞士……”

“是吗?舅舅那么大的雪山都敢去啊?”年伯同伸手接过照片:“这是舅舅吗?穿的像个雪球,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小家伙们一起大笑,“我们也认不出来了!”

方星河坐在原地没有说话,她抬头看向年伯同,语气带了些固执:“穿得像雪球也是我哥!”

年伯同一笑,点头:“那肯定是的。沈星辰还挺能闯,怎么都看不出来他会是有冒险精神的人。”

方星河回答:“人不可貌相,我哥的勇敢在大学时我就见识过了。”

年伯同伸手拍拍她的肩膀,“那是,从未有过的勇气从那刻开始,就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

“人生真艰难。”

“艰难吗?”

“嗯……有你也不算艰难吧。”

年伯同笑着坐下,方星河往他肩膀上一靠,说:“老年,我在想,如果当年你没有从楼顶上拉我一把的话,我可能一个冲动就真的跳了下去。这样的话,也就不会有他们三个了。”

“如果我没有遇到曹老师,我也不会有机会遇到你,并且那样拉住你。所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活着真难,可是不活着,谁来缅怀、纪念那些逝去的人呢?”方星河似叹息似惆怅的说了这么一句,“幸好我可以快乐又满足的活着,来纪念我身边那些一个个逝去的人。”

“嗯。”

“老年,我们会活到多久?”

“活到我们不能继续活着那一天。”

那边,三个小娃突然闹了起来,因为抢一个东西鸡飞狗跳,一下冲散了浪漫的宁静时刻,方星河顿时一个脑袋两个大,“你们三个别吵啦!”

“妈妈,迪伦打我!”

“是牛崽先打我的!”

“别问我,我没看到!”

生活还是要在痛并快乐着中继续呀!

(完)

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爱看小说网(m.ikxsw.com)攻略小社会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拒做渣受(重生) 青梅仙道 亡灵农场 狂仙 超级仙医 位面手机 无尽武装 刀塔死亡学院 Boss月刊少女化 超神道术 超武穿梭 神话现实 青帝 召唤圣剑 一品修仙 诸天一页 我的影子会挂机 臣服 不负妻缘 武侠重生
经典收藏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敢不敢说爱我 穿越之炮灰在九零年代 撩火 青春训练手册 穿成被影帝抛弃的炮灰 世界第一甜:老公,超宠哒 你师父我人傻钱多 难哄 快穿之收视女王 逃婚之后 这世界疯了 快穿之翻滚吧渣渣 死来死去 百媚千娇 七天七夜 其实我真的是直男(竞技) 我原来是个神经病 我等你,很久了 捡个伴读当助理[娱乐圈]
最近更新 诱捕焰火 虽然人设选好了,但是没入戏怎么办 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 总裁夫人又在算卦了 满级大佬在无限世界 重生为偏执男主前妻 女主说她换档重来了[综] 大庭叶藏的穿越 潜伏在Alpha学校的猛O 民国小商人 重生全能女神美爆了 万诱引力[无限流] 八零农媳是反派 哄她 我被反派学校录取了 [娱乐圈]眼泪鬼神 变小后每天都在被迫卖萌 可我偏要偏要 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 七零之娇气原配
攻略小社会 燕子回时 - 攻略小社会txt下载 - 攻略小社会最新章节 - 攻略小社会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